网站首页学校介绍新闻动态教学教研教师空间学生园地招生升学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洪江市黔阳二中校园网 >> 教学教研 >> 师恩铭心


师恩铭心

来源:洪江市黔阳二中高二(2)班  作者:陈依然  时间:2014-04-08

    有一种爱,是细雨,是涓流,是点点滴滴汇成的海。 ——题记
    来到二中已经两个多月,转眼就要期末考试了,功课还落下很大一段,心里很焦急。但平时上课懒懒散散,课后又很少主动去问,不怎么上心。庆幸的是,我遇到了一位好老师。
    50左右的年纪,中等身材,还有些驼背。头发已经稀少得变成地中海了,额头亮得反光,小眼睛、高鼻子。怎么看都觉得不平凡。在穿着方面比较讲究,有时候是一身笔挺的西装,有时候是一件颜色灰暗的毛领外套,每每进教室都会让人眼前一亮。看,今天他就穿了一件灰色风衣,戴了条黑白相间的围巾,配上厚厚的眼镜,俨然一位博士的模样。这就是我的数学老师,蒋洪金老师。
我在想:当遇到不听话的学生一般老师会怎么做呢?怒发冲冠?高谈阔论?若无其事?可蒋老师的做法却别具一格。上课铃声响了,他走进了教室,有一位同学却还在梦周公。看,他慢慢走向那个睡觉的同学,先拿出手机把那位同学的睡姿拍了下来,然后才拍醒了他。同学们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怜那位同学还在莫名其妙。开始讲课了,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教室:“今天我们要学的是不等式。上课之前我有一张图片给同学们看。”接着,他用多媒体打开了图片。图片上是一张试卷,正是前不久段考的卷子,题目是问那是什么命题,下面是一个同学的回答——要命题。“哈哈,谁那么天才?”教室里炸开了锅,都在猜测是班上哪一位同学,他却说:“那位同学是谁呢,我就不说了,他自己心里有数。“随即他恢复了严肃,认真的讲起课来。上一秒还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下一秒已经变成扑克脸了,变脸王的称号真是当之无愧!这时候我想我还不太喜欢他,觉得他太严肃而难以相处。
    对他印象改观是在后来。我遇上一道题不会解,于是到办公室找他。他耐心的给我讲析了解题的思路后,我又问他:“蒋老师,数列这一章我不会,你有空的话给我补一下好吗?”“哪里,数列这一章你没有上吗?”“嗯,我来的时候这章已经上过了。”“哦,这样啊,那行吧!等我找时间再找你好吧。”我回到教室,想着他答应给我补课的事,心里却觉得他也许会淡忘这件事情。毕竟谁没事会额外给人上小课?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中午,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还怕中午食堂太挤,我去吃饭耽误太多时间来不及学习,顺便给我带了午饭。我受宠若惊地接过饭碗,忐忑不安的吃起来。正是因为这件小事,我对蒋老师的印象分增添了不少。
    他开始给我补习,他说:“你看这个,该用哪个公式呢?”一会儿,他又说:“证明题最重要的就是条理清晰,有证有据。”、、、一连几天下来,每天中午他都会叫我去办公室给我辅导。他把难题一个一个写在草稿纸上,演算给我看,而当碰到比较麻烦的题时,他会取下眼镜,拿起答案认真的看起来。那时他的脸离书本只有几厘米,样子很是滑稽。
    经过几天的相处,上他的课又是另一种感觉。他今天有些不一样,他说:“我儿子还没读书时,看见我给别人发奖状,便也问着我要,我就马上抱着她到办公室写了一张”第一名“的奖状盖了章给他。好家伙,你们猜后来怎么着?”这时候他开始卖起关子了,“从那以后,他每次考试都会拿回一个奖状。”他把他儿子的照片给我们看。他那是在笑吗?也许吧,我只看见他眼底大大的满足与骄傲。他的儿子现在在一所重点大学上学,他是一名成功的父亲。他也是一名精明厉害的老师,我们的小动作在他的眼里无所遁形,即使被厚厚的眼镜隔了一层。而对于常在他课上嚼槟榔的我,他会点出我的毛病却不直接点出我的名字—也许是为了我的面子保留了一席之地吧,也并没有因为此事而放弃对我的辅导。所以他并不是什么很恐怖的老师,相反给了我另一种很和蔼大度的感觉。
    这学期到尾声了,而他的帮助,对于身处异省他乡的我来说无异于是一种无形的鼓励,特别是在这样冷的冬天,感冒的他还在善始善终地认真教学,毫不松懈,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呢?
    严肃,不苟言笑的他;幽默,跟我们打哈哈的他;友好,大度的他;用一个一个方程式为我们搭成通向成功的阶梯的他。一位多么平凡又特别的老师!敬爱的蒋老师,请允许我用这样简单朴素的文字来表达我由衷的感激之情,愿您永远幸福安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3 洪江市黔阳二中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洪江市黔阳二中综合管理系统 V3.0 build 20120931 技术支持:逍遥
新闻网 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