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学校介绍新闻动态教学教研教师空间学生园地招生升学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洪江市黔阳二中校园网 >> 教学教研 >> 岁月是把杀猪刀


岁月是把杀猪刀

来源:洪江市黔阳二中  作者:杨生根  时间:2014-04-08

    每天早上七点多送女儿到六中,再穿过红村的田垄去学校。不知不觉,原本碧绿的油菜田变成了一片金色的花海。又是一年菜花黄!神清气爽之余,又不由感慨时光飞逝,人生易老。
   上周末到乡下岳父家。中午到的,只有岳母在家,岳父却不见踪影——他到别人家打牌去了。下午三点多才回来,跛着脚,直叫疼——原来是打牌坐久了,突然站起,手脚僵硬,过门槛时崴了脚,到晚上脚更是肿得厉害。岳父不停感叹:“老了,不中用了!”这次他要我们去,是因为粪坑满了,自己挑不动,而农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去了,加上挑粪有点臭,又似乎不大体面,请工都请不到,于是这差使便自然落到了我的头上。其实一担粪也只不过七八十斤重,要是放在以前这根本不算事。听妻子说,当年岳父挑着120多斤岳母挑着80多斤的洋薯红薯,从铁山袁家溪经大崇兰家坪到安江卖,步行五六十里路,卖完再走回去,让我惊讶不已。
   做晚饭了,妻子自然地去帮忙。岳母六十多岁,也不算太老,却有手颤的毛病,碗都拿不稳,看了不少医院,吃了不少药,总不见有起色。她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是不停地做着各种家务琐事,只是效率不高。但妻子却说岳母年轻时爬树很厉害,有次闲聊时我问岳母,她说:“那回你婆婆要我去打猪草,我偷懒没去,傍晚回来要打我。我趁她转身去拿竹条,赶紧跑出去,三下两下就爬到屋门前的李子树上。你婆婆爬不上去,拿我没办法,只好在树下骂了几句,也就算了。”说着一脸的得意。
   第二天把粪担到田里——要准备做秧了。岳父家里还有一亩多田。本来他俩年纪大了,做不动,也不必要,我们都劝别作田了,休息好,保养好身体就行了。可粮田和稻谷是他们老一辈人的根本,去年刚秋收完,看着满仓谷子,岳父感慨说:“解放初,那年打完谷子,交完粮谷,家里就只剩下三四担谷了,你爷爷抱着我哭,说明年吃什么哟。”尤其岳母坚持要作田:一是这些田都是好田,离家近,又没人肯包,除非白送,她舍不得;二是家里喂了几十只鸡鸭;三是想着她的二妹——妻子的二姨。二姨离婚多年,神志不清,虽有三女,但三女儿不知去向,二女儿完全不认不管,只有大女儿在外打工,一年寄几百元钱来,杯水车薪,所以一到没吃的用的,她就到岳母家来。
   在农村作田,如果全靠请工几乎要亏本,还得自己来。岳父虽是教师,但也是做农活的一把好手,年轻时栽田抵得上两个人,但现在栽不久就喊腰疼,忙一天就撑不住了。想着今年又得去栽田打禾,我心里就犯怵,以前我在家里搞双抢,有次还连续累了半个月,但现在做一两天就腰酸背痛了。妻子的大哥在黔城上班,既没时间,干农活也不在行,靠不住;二哥倒还可以。当初妻子家上有一个老奶奶,下有三兄妹读书,全靠岳父一个村小教师的工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二哥当时成绩很好,有一天他突然对岳父说:“我不读了,让哥哥妹妹读吧。”于是刚读完小学五年级的他辍学回家,一个人照顾老奶奶,莳弄着四亩水田,经营着打米店,喂着一头牛和三只猪,到年底那猪膘肥体壮,每只都有两三百斤重。可就是这样,有次岳父回家,正好那天二哥累了,和别人玩去了,回来还被岳父打了几下—— 一说起这件事,岳父很是愧疚:“我当时真是做得不该呀!”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去年二哥回来打了一天禾,第二天就受不住溜了。
   岳父是急性子,但岳母年轻时脾气也不好,两人少不了相骂打架。听妻子说,有年冬天晚上岳父出去打牌,很晚才回来,可岳母早早把门关了,不准他进来。外面正下着雪,岳父冷得受不了,就对妻子说:“满妹几,爸爸对你这么好,来给爸爸开门。”妻子正想去开门,却听见岳母冷冰冰的说:“今天你去开门试试,看我不一扁担打死你。”吓得妻子又不敢动了。后来岳父只好到稻草堆里混了一夜。现在他俩在乡里,儿女们都在外面有自己的家,一年到头难得回去看望他们几次,平时谁要是哪里不舒服,另一个就不知所措,这就是所谓少是夫妻老是伴吧。
   时光在悄然改变着一切,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就是: 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而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在岁月这把刀的逼迫下,我们是消极躲避还是勇敢面对呢?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悟和应对之道吧!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3 洪江市黔阳二中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洪江市黔阳二中综合管理系统 V3.0 build 20120931 技术支持:逍遥
新闻网 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