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学校介绍新闻动态教学教研教师空间学生园地招生升学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洪江市黔阳二中校园网 >> 教学教研 >> 屋檐如镜


屋檐如镜

来源:洪江市黔阳二中  作者:杨生根  时间:2014-04-02

   是在一份语文试卷上,看到一篇题为《屋檐三境》的散文。行云流水的文字,略带伤感的情思,不禁让我心有戚戚。
   我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单门独户,依山而居,没有鸟语也没有花香,总是安静得有些寂寞。尤其是在暑假,日子漫长而无聊,我常常独自在屋檐下的长凳上看书,或坐或躺,看倦了就起身拿支毛笔蘸着清水在板壁上写字,数着太阳的脚步从远到近再慢慢远去消失在黑暗中。母亲在家里忙碌着家务,眼里满是慈爱。现在想来,那段日子是那么踏实美丽,却再也不能重来。母亲不在了,家的含义就不再完整,家在心中就轻了许多,淡薄了许多,家成了一年中难得回去一两次住上三五夜的驿站。现在一有空闲就打开电视机,或坐在电脑前,很少能静下心来看看书练练字了。
   几年前的那个冬天,我带着两三岁的女儿到楼下的院子里玩。院子里人来人往,我任由女儿独自在花坛边玩耍,自己却站在几米远的屋檐下,故意冷着脸不理她,只是偶尔看她一两眼。后来女儿旁边站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不知是来镇里办事还是等人。她用警惕的眼光看着我,满脸寒霜。直到女儿叫了我一声爸爸,她脸上的寒霜顿时消融,满眼的暖意一直暖到我心底深处。
   我常到一户农家去打井水,去的次数多了也就熟了。这本应是和睦幸福的一家:夫妻俩正当壮年,除了老母亲,还有两个已长大在外打工的儿子。但我渐渐发现那女人经常不在家,一次和男人闲聊,他无奈地说:“有钱才是夫妻呀·······”今年那男人也远出打工了,偌大一个家便只有老人守着。那天看见老人独自坐在屋檐下,一脸痛苦,我问她是否病了,她说全身是病,又没有钱去医院,一天到晚连饭也不想吃,还不如死了算了······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清官难断家务事,经再难还是得自己念,别人无法替代。如果做妻子的能多一点知足,做晚辈的能多一点孝心,那么应是另一番景象。
   近日看了一则小故事:在一处古村浏览风景区,一帮游客正在兴致盎然地参观清代江南某五品官遗下的豪宅。古宅形体庞大、精巧别致,给人极大的新鲜感。站在古宅前,游客们心里都纳闷:这宅子的屋檐也真怪,怎么做成一个小巧的屋子?有的猜测说是放鞋子用的,有的说是训小孩用的,有的说是雨天放伞用的,有的说是关鸡用的,最后还是导游小姐告诉大家:“都没猜对。这是供路过此地的流浪汉遮风挡雨、歇脚过夜的。”游客们哑然。在现实中,我们有多少人知道在街上行乞、流浪的人的悲苦,有谁会把他们放在心上?这方充盈着同情与关爱的屋檐,折射着当初主人心中悲天悯人的圣洁之光,让我们仰视。
   记得一首叫《虞美人·听雨》的词:“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词人忆及少年无知轻狂,中年奔波劳碌,而今白发苍苍,独立于寺檐之下,满目无情风雨,内心应是万般凄楚吧!读来令人感慨万千。还是辛弃疾的那首《清平乐·村居》读来开心些:“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二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好一幅“田家乐”!是呀,不求一生轰轰烈烈,大富大贵,但得眼前有碧水青山,有爱人相伴终老,有儿孙绕膝承欢,善念在心,安然自乐,谁能说这样的生活不令人向往呢?

  屋檐如镜,映照着自然的风雨沧桑,映照着人性中的美丽与自私,映照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只要有心,你会从中看见自己,看见人生。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3 洪江市黔阳二中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洪江市黔阳二中综合管理系统 V3.0 build 20120931 技术支持:逍遥
新闻网 新闻网